风投界大佬马克·安德森:最好的创新已经出现了,只是等人去将它实践

2017-04-05 www.gsb.stanford.edu
战略规划

安德森认为,论战可以让我们从比自己聪明的人那里获取灵感,从而让自己的思维变得更敏锐。他说:“通过与人论战,你可以大致建立一个关于别人的思维方式的模型,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站在他们的角度想问题了,你的思考方式会因此变得更加客观和中立。你思考问题的时候,你可以先有自己的观点;然后你可以在头脑中过一遍,对于一个问题,那些与你论战过的人会怎么想,然后你再想象中把他们的观点提炼出来。如果你不断的练习这种思维方式的话,你就可以自己与自己论战了。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周围人可能会觉得你很逗,但是你完全不会注意到,因为你已经沉浸在想象中的对话里了。”

马克·安德森是硅谷著名风投机构Andreessen Horowitz联合创始人,他和硅谷的诸多商业领袖有密切的私人关系。安德森表示,如果他需要思考事关国家经济发展和科技进展的重大议题的话,他会通过和彼得·蒂尔、埃隆·马斯克以及拉里·佩奇等大佬进行针锋相对的论战,来获取灵感,以上三人是安德森心目中硅谷最敢于大胆创新的人。安德森表示:“彼得·蒂尔总能给我正面的刺激,他就像是活在我的右肩上一样,我每天都要和他论战。”


安德森认为,论战可以让我们从比自己聪明的人那里获取灵感,从而让自己的思维变得更敏锐。他说:“通过与人论战,你可以大致建立一个关于别人的思维方式的模型,这样的话你就可以站在他们的角度想问题了,你的思考方式会因此变得更加客观和中立。你思考问题的时候,你可以先有自己的观点;然后你可以在头脑中过一遍,对于一个问题,那些与你论战过的人会怎么想,然后你再想象中把他们的观点提炼出来。如果你不断的练习这种思维方式的话,你就可以自己与自己论战了。当你这样做的时候,周围人可能会觉得你很逗,但是你完全不会注意到,因为你已经沉浸在想象中的对话里了。”


以上观点是安德森在参加斯坦福商学院研究生院的一次访谈中提出的,除此之外,他还分享了自己关于在动荡的经济中,科技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这一问题的洞见,对于如何把握职业生涯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机会,以及为什么说“最好的创新已经出现了,只是等人去将它实践”,安德森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 科技发展并不会减少工作机会


安德森说:“现在全球的工作机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而且普通人的收入水平也大大提高了。所以如果说科技的发展真的会让大部分的人失业的话,那么我们现在应该看见一些征兆吧,可是并没有那方面的征兆。”


安德森认为,更紧迫的议题是如何在动荡的经济形势中把握常态。比如说,自动驾驶汽车可能会让500万交通运输行业工作者失业;一般认为,在每周只有数千人能找到新工作的情况下,要让这500万人重新上岗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安德森说:“500万个岗位看上去很多,那的确不少。但如果你看到整个经济发展大势的话,就会发现每年美国有2100万个工作岗位被取消,但是又会创造出2450万个新工作岗位。所以你就会发现,在不到一个季度的时间里,我们就可以让那因为自动驾驶汽车下岗的500万人重新上岗。”


工作只会改变,但不会消失——以此为出发点,你就可以去关注更重要的议题,比如“相关部门如何让从业者做好准备,迎接工作上的变化”,或者是“我们应该怎样帮助别人改换工作”,再或者“政府应该怎样增加就业机会”。安德森说:“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议题是,如何把劳动者武装好,让他们能够胜任那些在诸多领域内新兴科技所创造出来的新工作。”


• 尽量走出思维定式


在职业道路中,一个人往往会碰上一系列的赌局,安德森说:“你需要把赌注压在你要去的地方和你可能会遇到的人身上,在有的情况下,你可能会赌输。”职业生涯就和风险投资一样,需要注意两种类型的错误:其一是投资项目选择错误,你投错了公司,失去了全部的身家,这确实很糟,但你迟早可以走出这种失败的阴影;另一种是原则性错误,即你一直把钱捏在手上不去投资,犯这样的错误,你会后悔一辈子。安德森说:“每一家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都犯过原则性错误,他们本有机会投资,或者说本可以投资那些后来一飞冲天的创业公司,但是他们没有。接受赌局,你可能会损失一倍身家;但是不接受的话,你的损失可能就会是1000倍。”


我们为什么总是犯原则性错误了?安德森解释道:“那是因为我们总有一套理论说服自己,某个计划不可能成功。当你头脑中产生一个想法的时候,比如关于某家公司不可能成功的想法,你就会不断地去找支持这个想法的证据,却忽略那些相反的证据。就这样,你的思维就被自己最初的想法固定死了。”安德森警告说,这样的思维定式对人是很不利的,因为过去不能实现的计划,很可能可以在未来实现,他说:“当年MySpace确实没有达到今天Facebook这样的规模,但这并不代表Facebook做不到,事实证明他们做到了。所以你必须走出思维定式,不断地重新检验你的假设。你必须去除你自己的想法里面的那种自负情绪,这很难做到。”


• 积极预测未来


一些创业的想法和计划,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它很好,只是这些想法不可能马上就实现。在iPad大获成功之前的很多年,苹果曾推出过一款名为牛顿(Newton)的掌上电脑,但是在当时的人们看起来,牛顿非常不完善,也没什么实际作用。安德森建议道,与其花大量的时间去分析某个想法能不能实现,还不如去想想,假如它真的实现了会怎么样。


安德森接着说:“不如让我们就来想想假如自动驾驶汽车真的普及了会怎么样,这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汽车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们对于从住家到工作单位的距离的概念。在汽车出现之前,人们集中住在城市里是为了离工作单位更近一些。汽车的出现创造了市郊的社区,然后有了通勤巴士。不过自动驾驶汽车在传统汽车改变了距离的基础上,可以重新定义时间。安德森说:“突然之间,你会意识到一段很长的通勤时间变得无关紧要了,因为你不再需要坐在方向盘前,紧盯着交通状况,遇到堵车时还要蹒跚而行,你的汽车变成了移动的客厅。一旦你从驾驶中被解放出来,你就可以在车里和你的孩子玩耍,或者看新闻,看电视,甚至还可以在车内工作。”


在此基础上,还可以展开出更多的问题。比如一旦你可以在车里补充睡眠,那么工作单位和住家之间的距离又会被重新定义一次,市郊的概念可能会比今天大很多。安德森说,一旦汽车变成了移动办公室,考虑到这一点的话“公司的结构会有怎样的改变?在基础设施上需要做多大的改进,才能实现在车里办公?我们可以关注哪些先导的信号,来预测这所有的一切是否真的会发生?”


安德森表示,一旦你开始考虑类似这样的问题,你其实就已经获得了关于未来世界会怎样发展的一些基本概念。


参与讨论